必威官网真网

专访香港“侠医”王乔峰面对任何危难医者不能抛弃病人

2020年11月7日

(抗击新型肺炎)专访香港“侠医”王乔峰:面对任何危难,医者不能抛弃病人

中新社香港2月6日电 题:专访香港“侠医”王乔峰:面对任何危难,医者不能抛弃病人

另一位医生则表示,据其所知武汉市的确诊患者采用ECMO项目的费用由财政支付。但各地方情况可能不同,也不能一概而论。

据中新经纬记者不完全统计,针对新冠肺炎,多家保险公司的医疗险产品已作出调整。比如中国人保、中国平安、中国太保、泰康保险、太平保险、天安财险等保险公司的医疗险产品均推出了取消药品限制、取消定点医院限制、取消免赔额、取消30天等待期等相关服务。

相较于17年前,王乔峰认为,香港医疗体系的准备、应对的策略更加系统化。以自己工作的北区医院为例,在防疫工作初期,已有众多讲座和工作坊普及最新讯息,训练穿戴和卸除防护装备,分流时希望尽量在源头分流出高度疑似病例,减少他们和普通病人接触的机会,并在行政管理上尽可能地减少非紧急手术甚至非必须的内窥镜检查,而每一个医护人员都时刻警觉,以最高度的戒备态度面对每一次工作。

从部分险企公布的信息看,已有接到报案并理赔的医疗险案例。比如爱心人寿介绍,1月26日,15岁的小明因发烧疑似新冠肺炎入住医院隔离观察,当天晚上7时,小明的父母向保险公司报案,上传审核材料,晚8时50分,保险公司垫付了首笔1500元住院押金。1月27日11时,客户申请续费押金,保险公司又垫付了1000元住院押金。由此也可以看出,医疗险也可以缓解部分家庭资金的“燃眉之急”。

中新经纬记者查阅某保险公司官微,其写到,感染新冠肺炎后,人体自身的肺无法工,可以用ECMO(即体外膜肺氧合)维持生命,直到人体自身的肺开始工作。但使用ECMO每天需3万元,这部分医保无法报销,商业医疗险可以报销。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一位地方医保中心的工作人员介绍,该市财政已经将资金划拨至医院,患者可以实时刷医保卡结算。

护士赵英明也随队返回

“赵英明,听到没有,平安回来!

他进一步介绍,在确诊为新冠肺炎或者确定为疑似病例之前的医疗费,患者是需要按照之前的医疗保险报销政策执行。

一位不愿具名的地方三甲医院呼吸科教授告诉中新经纬记者,其所在的城市对新冠肺炎的患者使用ECMO是由财政支付。

问题二:意外险责任扩展后,伤残如何界定?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以其它方式使用。

监管部门表示,将加大对违规销售行为监管力度,一经发现依法从严从重处罚,并进行通报。

人身险部《关于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人身保险服务工作的通知》也提到,支持各人身保险公司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在疾病险、医疗险等产品中针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客户取消等待期(观察期)、免赔额、定点医院等限制;此外,支持将意外险、疾病险等产品的保险责任范围扩展至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等。

1月21日,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副主任彭厚鹏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此前的政策是凡是确诊的病人,除医保报销外,医疗费全由政府兜底;现在为打好防疫战,更进一步出台规定,凡是在各发热门诊留观的病人,门诊费也均由政府埋单。这样无论是门诊还是住院基本上实现了患者零缴费。上述保险公司在介绍中说法显然与事实有出入。

准备与自己的家人团聚

“老公,我一定平安归来。

紧急赶回医院参加培训

女主赵英明在武汉回应:

新冠肺炎作为一种新出现的疾病,在健康险的病种范围中并未覆盖,如何设计产品以及进行理赔对保险公司也是一个新的考验。监管部门在通知中也明确要求,各保险机构要适当扩展保险责任。

“保险公司站得角度应该更高,看得更远。”朱铭来指出,商业保险不仅仅是卖产品,实际上真正是要卖服务。比如保险公司可以为公众提供疫情的相关信息,做家庭未来的健康管理,帮助投保人预约挂号、看病等等,甚至在治愈出院、理赔完成后,后期也可以提供一些咨询服务,通过提供各种各样的服务来获得社会公众的认可,而不是让人感觉在趁人之危销售保险产品。(中新经纬APP)

财产险部在通知中指出,各财产保险公司不得借疫情渲染炒作保险产品,不得销售吸引眼球的噱头类保险产品,不得销售没有精算定价基础的单病种产品。

此后,她作为首批负压病房护士

派往武汉的医疗援助队伍出发

这段视频很快在网上刷屏

赵英明丈夫蒋昊峻大喊:

中国疾控中心网站并发布了相关链接:nmdc.cn/#/nCoV。

前往指定酒店进行隔离休整

你平安回来,一年的家务我包做了!”

四川省第二批、广元市首批

此外,近日特区政府收紧通关安排,公布将对由内地入境旅客实施14天强制检疫等措施。王乔峰认为,这可有效舒缓港人的恐慌情绪,也有利于防疫工作的开展。他希望特区政府和医护人员间能互相理解、求同存异,齐心协力共渡难关。

而男友一直在默默支持她

“内地很多医护人员,远离家乡,与亲人分别,义不容辞地走向抗疫前线。”他说,在电视上看到很多医护人员甚至因为防护装备的不足,需要长时间佩戴口罩而无法摘除,鼻梁、面颊都被压出痕迹,令他十分动容。

意外险方面,从定义看,责任范围包括因意外伤害所致的死亡和残疾,并不负责疾病所致的死亡。但监管方面下发的通知中,支持将意外险等产品的保险责任范围扩展至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等。中新经纬记者梳理发现,泰康人寿、爱心人寿等多家保险公司的意外险保险责任范围已扩展至新冠肺炎。

“虽然已经患病的人无法购买意外险了,但是对目前一些高风险较高的人群,比如医护人员以及快递、餐饮等服务行业人员,意外险可以提供一些补充的保障。”朱铭来谈到。

还要监督你做一年的家务!”

老公做家务,赵英明说:“相信他能做到,而且能做得很好。”

出去第一件事就是领证

医护人员陆续从一线返回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在香港爆发,近日结束了一天工作后的香港北区医院外科医生王乔峰,匆匆赶来接受中新社记者访问时,如是讲述自己心目中的医护工作者形象。

他说,在面对没有完全了解的疫情时,每一个市民、每一个医护人员都会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这是人之常情。但对抗疫情没有一个最好的时机,如同打仗时战士们不会要等知道敌方所有的资料后才去抗战。

南开大学金融学院教授朱铭来谈到,有的患者还未能确诊就已经病故,也就无法享受到上述政策,商业医疗险就可以作为一种补充。此外,也能不排除新型冠状病毒治愈后可能会产生后遗症的风险,商业医疗险则可以提供一定保障。

“一些保险公司在原有产品基础上扩展了责任范围,有助于满足对疫情的保险需求,为有可能感染的患者及其家庭提供财务保障,减轻疫情给民众带来的焦虑、不安全感与恐惧。”朱俊生对中新经纬客户端表示。

朱俊生表示,面对疫情,保险公司合规异常重要,这关乎从业人员的伦理以及行业的声誉。监管部门的要求,是要公司不可借机炒作,滥用公众内心的焦虑与恐慌来获客;不可利用一些消费者不了解保险产品责任和国家疫情时期特定医疗政策,对保障责任作夸大宣传,或是以重疾险、寿险与商业医疗险混淆视听。

王乔峰说,“可能有些人仍觉得装备不足够,不知道还有多少病人,还要捱多久,但是我想问,难道一定要事先得知这些讯息,你才会去对抗疫情吗?”

对于网友关心的包一年家务

不得借疫情渲染炒作保险产品

问题一:个人负担部分由国家承担,是否还需要医疗险?

1月22日,财政部、国家医保局下发《关于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医疗保障的紧急通知》(下称“《通知》”)明确,对于新冠肺炎确诊患者发生的医疗费用,在基本医保、大病保险、医疗救助等按规定支付后,个人负担部分由财政给予补贴。此后,疑似患者也纳入其中。这些政策无疑减轻了患者和家庭的经济负担。

财产险部下发的《关于做好财产保险业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保险理赔服务和保险产品开发有关工作的通知》中指出,各财产保险公司可在重疾险等短期健康保险产品中,扩展承保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责任,为保险消费者、特别是广大医护人员提供保险保障。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还补充到,是否购买还需要取决于消费者的风险偏好、已有保险保障的情况以及经济状况等因素。

不过,朱铭来也对意外险责任扩展后的后续理赔表示担忧,尤其是患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之后的伤残应如何界定。“通常情况下,意外伤残是根据原保监会下发的《人身保险伤残评定标准及代码》,根据伤残等级不同对应一定保额。但这个标准可能并不完全适用于新冠肺炎患者。如果日后投保人需要出险时,理赔人员拿10级伤残的标准来套,套不上,可能会造成无法理赔,结果好心办了坏事。建议保险公司可以针对这个疾病重新做一个伤残等级评定标准。”

第二批四川援鄂医护人员返程

王乔峰坚定做一名医生的信念,是在高中时期。当时“非典”疫情肆虐香港,他第一次体会到“人生无常”——疫情令整座城市甚至整个世界陷入恐慌,但守望相助的精神让我们克服了一次次的挑战。曾自愿走上抗击“非典”一线、最终牺牲的香港医护工作者谢婉雯,是这种精神的代表。

朱铭来认为,在治疗费用上国家帮助患者减轻了经济负担,但是生病后会对患者家庭的未来生活带来较大影响,意外险保险责任扩展可能更为实用。

“而医生就是,如同武侠小说里的义士一样,行侠仗义,救死扶伤,这件事在任何情景、面对任何危难时,我们都不能忘记。”王乔峰说。(完)

有消费者认为,有关部门已经宣布个人负担部分由财政给予补贴,保险公司玩虚的。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对此并不赞同,他表示,不少保险公司在上述政策出台前已经宣布减免等待期和免赔额,对它们的指责有失偏颇。

在一线救治新冠肺炎确诊病人

不过,险企在推出上述措施后,客观上也令部分消费者转而考虑是否投保。“最近,有不少客户都向我咨询百万医疗险。”一位保险代理人告诉中新经纬记者,疫情之下很多人也有些担忧,就想花钱买个心安。也有消费者疑惑,既然新冠肺炎医疗费已由财政埋单,是否还需要商业医疗险?

谈起谢婉雯,王乔峰的语速有些放慢,眼神微微湿润。他说,随着读医、行医愈久,对那些愿意身先士卒、冲锋陷阵的医护人员的敬重便会愈深。因为他开始明白,在面对疫情时,医生也要面对自己内心的恐惧,疫情不会区分你是病人还是医生,会攻击所有有机会能够攻击的人。

保险营销中最被人诟病的是“贩卖焦虑”。此次疫情来袭,也有部分保险代理人借机开展营销、推广保险。

“香港人喜欢看武侠小说,《神雕侠侣》里襄阳被围而援兵未至,郭靖、黄蓉带领一帮义士死守襄阳,他们不会埋怨为何援兵这么久还不到,不会埋怨城中食物不够、装备不足。武侠精神就好像香港精神,医者好像侠士,在任何情景、面对任何危难时,帮助有需要的病人,是我们决不能忘记的初心。”

王乔峰大学时曾在暨南大学学医,毕业后回港考取执业执照。他介绍,暨南大学此次派出包括呼吸科、重症治疗医生等在内的医疗队,驰援湖北。

这位清瘦儒雅的“80后”医生,并没有停留在为昔日同窗感动上,近日他主动请缨,在工作之余志愿加入急诊室,希望舒缓前线同事们的压力,一展所长,对抗疫情。他说,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作为一名医护人员,一定要为自己的病人负责,相信绝大部分香港的医护工作者都谨守岗位。

人身险部在通知中强调,各人身保险公司要强化销售行为管控,特别是加强营销员管理和网络宣传管理。严禁借疫情渲染炒作保险产品,严禁利用疫情诱导客户退旧买新,严禁开发设计缺乏定价基础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专属产品,严禁将保险产品扩展责任宣传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专属产品。